新闻热线:029-89370002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正文
心中抹不掉的遗憾 ——怀念“种甜的老小孩”鲁风先生
2019年04月11日 16:11 来源:北京PK10下注_北京PK10平台_北京PK10下注平台_【A爱彩】-北京PK10艺术报 作者:郝明森
“2019年4月8日 清晨鲁风先生平静离世,享年100岁……”我惊愕地坐起,睁大眼睛,呆呆地盯着屏幕,这是真的吗?

蔗农

是种甜的人

他们

把甜送给别人

自己

也尝到了甜头

——鲁风《种田的人》

4月9日,既是我喜悦的日子,又是我悲伤的日子。我跟平时一样,早早起来去上班,只不过这天比平时更早,因为今天要停电,我的日常工作肯定比平时多,整理各类上报表册,起草几个拟发文件等。当然,中途也不停地接打电话,坐累了看看微信,连续看到友人发来的好消息,我的长篇小说《缺条船的河》书号批下来了,微小说《心里有数》刊发第五期《小说月刊》……

我顾不上回复诸多文友的点赞,一直忙到七点多才回到家中,匆匆吃过饭,刚靠在沙发上拿起手机,猛然看到中国中福会出版社魏老师在群里发了一篇《那个“种田的老小孩”走了——怀念鲁风先生》,点开正文:“2019年4月8日 清晨鲁风先生平静离世,享年100岁……”我惊愕地坐起,睁大眼睛,呆呆地盯着屏幕,这是真的吗?

我颤抖的手指上下滑动着屏幕,一切都是真实的,鲁风老师真的走了。?我的双目被泪花模糊,沉痛地闭上眼睛。连声说:只怪我,是我误事了......

确切地说,我和鲁风老师并不认识,只是2018年12月13日,魏老师发来一篇民间改编故事《金斧头》,看能否用剪纸手法创作,我看后文稿觉得能,当时还不知作者是鲁风先生,更不知道还是我的家门。直到春节期间,与魏老师通电话中得知,创作《金斧头》的老人满百岁了,在他有生之年看到这部儿童绘本,意思我也要加快进度……毫不谦虚地说,我还是艺术院校毕业的高材生,对于文艺创作轻车熟路,文学、美术、戏剧等在全国各类大小报刊发了800余篇,大到国外有译成英文发表和封面人物,国内的《文艺报》《中国美术报》《戏剧之家》等,小到地方刊物和自己的空间说说,只不过是从事行政事务后就把自己的爱好撂下了,有时遇到编辑的约稿,盛情难却,只能晚上写点东西,直到去年10月后换了工作岗位,时间相对宽松一点,我又拾起拖了两年没出版的长篇小说《缺条船的河》手稿,作为市上扶持的重点文艺创作项目,再不出版也实在说不过去,我很有必要把这部描写大巴山区农村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反映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部书稿改得更完美,于是就把打算春节期间在汉中群艺馆举办个人剪纸艺术展推迟到来年6月。我足足花了三个多月时间反复修改,递交出版社审核顺利通过。期间,我也少不了对《金斧头》的创作构思,开始采用拼色或套色,感觉太花哨,试用农民画的创作手法感觉太俗气,换用写实手法与白描手法没有两样,只不过是使用不同的工具而已。后来我到一家少儿美术培训班,看看儿童的绘画,无疑也给了我提供了新的思路,采用儿童画手法,用剪刀和纸,高度变形夸张、阴阳结合的民间剪纸创作手法,背景用淡淡色彩虚化远山、云雾……

我构思好一切,打算在春节期间完成草图,没想到节日比平时更忙,兄弟从外地打工回来了,侄子侄女外地上大学都回来了,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期间全家人聚会最齐。但文博单位节假日正常开放,为了让同志们过好春节,值班我全盘顶替,我无法回老家过节,把老家人接进城里,每天除开在单位待两小时,回到家里变花样似地围着锅边转,尽管没有费脑力,但一日三餐招待客人既做菜又陪酒确实感到身累。直到收假上班才有机会完成手稿。

我刚好完成这一阶段的草图,准备动手创作初稿,没想到老先生走了,这真的是我心中抹不掉的遗憾。

鲁风,本名郝天航,江苏沛县人。1937年毕业于沛县中学。历任重庆《星期评论》助理,中国福利会儿童时期社社长兼主编。194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祖国的凌晨》,童话《北海桥》,幼儿诗集《小讨厌》《老鼠嫁女》《点名》《长胡子的小朋友》,评论《智慧的花,空想的果》《鲁风作品选》等。童话《金斧头》获全国首届儿童文学创作3等奖。

1950年4月《儿童时代》创刊,鲁风被宋庆龄主席委以重任,成为杂志首任主编。新刊办之际,稿源是个大问题。鲁风与中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出版家、教育家陈伯吹在儿童文学事业上颇有交集。“多亏陈伯老和儿童文学工作者联谊会,我们有了比较充足的稿源。我们和鲁兵、贺宜、任溶溶、任大星、圣野等一批儿童文学作家、译者和编辑也因此成了多年的朋友。”老人回忆起与陈伯老的交往,一生感动不已,在受政治迫害最严酷的岁月里,是陈伯吹向鲁风雪中送炭,“我的女儿当时在第二女中就是以前的务本女塾读书,学费都交不起,没想到陈伯吹先生给了我20块钱,他不怕受政治影响,他说朋友是朋友,家里有困难应当帮助……”

“从儿童的本性来讲,儿童没有童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我也有我的童年,我是根据我童年的经验来观察现在的儿童,因此这是两代童年的结合。儿童在小时候他意识不到他自己的童年,只知道回家吃饭睡觉,到学校去读书,每个孩子都有一个希望就是长大,长得跟爸爸一样。每一个男孩子都要做爸爸,每一个女孩子都要做妈妈,这个心理才是真正的儿童的心理体验,因此每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当中都有大人的影子,儿童的作品里面都含着大人的思想感情。”

鲁风主编的《儿童时代》创刊以来,得到很多作家、画家的关心和支持。巴金、冰心、老舍、季羡林、秦牧、陈伯吹、任溶溶、苏步青、高士其等很多作家都为《儿童时代》撰过稿;程十发、韩美林、黄永玉等许多画家都为《儿童时代》画过封面。老社长冯秉序还记得,50年代末他去北京向袁鹰组稿,聊起冰心在《人民日报》副刊上发表的《再寄小读者》,觉得很适合《儿童时代》。经袁鹰介绍,他拜访了冰心先生。冰心听说是儿童时代社的编辑,十分乐意把《再寄小读者》给《儿童时代》。以后冰心每期都按时寄来稿子,对编辑提出修改意见也虚心接受。复刊以后,冰心又为《儿童时代》写了《三寄小读者》。

著名画家张乐平和《儿童时代》也有着很深的情谊,经常为杂志作画。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以后,张乐平创作了“三毛爱科学”,在杂志连载后,广受小读者的喜爱。每个历史时期有影响的作家如王安忆、铁凝、秦文君等都会把他们的作品提供给《儿童时代》,正如宋庆龄先生所倡导的“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永远为处在儿童时代的小读者服务,是《儿童时代》的光荣而幸福的任务”。宋庆龄先生的这句话是《儿童时代》编辑们代代相传的“传家宝”。第一任主编郝天航说起这样一件事情,50年代初参加少年儿童团文艺创作颁奖大会,宋庆龄先生前来为获奖者颁奖。当她知道郝天航的作品《金斧头》获一等奖,特别亲切地关照他:“你回去后,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把《儿童时代》办好!”她还经常关心《儿童时代》的内容,对质量要求十分严格。

在宋庆龄精神的感召下,鲁风和全体编辑为孩子们精心办刊,栏目设置、文章的选用都力求贴近儿童。从上世纪50年代的“啄木鸟”、60年代的“万宝全爷爷”、80年代的“我的儿童时代”、“知识宫”,90年代的“心博士”,到如今的“快乐阅读”、“神秘魔方”,《儿童时代》开设了许多独创性的名牌栏目,培养了许多有影响的作者,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从儿童的本性来讲,儿童没有童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我也有我的童年,我是根据我童年的经验来观察现在的儿童,因此这是两代童年的结合。儿童在小时候他意识不到他自己的童年,只知道回家吃饭睡觉,到学校去读书,每个孩子都有一个希望就是长大,长得跟爸爸一样。每一个男孩子都要做爸爸,每一个女孩子都要做妈妈,这个心理才是真正的儿童的心理体验,因此每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当中都有大人的影子,儿童的作品里面都含着大人的思想感情。”

是的,儿童的作品里面都含着大人的思想感情,我不由得想起鲁风先生创作于八十年代中期的《小讨厌》:

奶奶叫我小婷婷,

爷爷叫我大婷婷.

妈妈,妈妈,

我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妈妈望望奶奶,

亲了我一口说:

“小讨厌!”

你的名字就叫

“小讨厌”。

这首儿童诗,寥寥几十个字勾画出斗室里一对玩伴:老顽童和小孙女。短短几句话,浓浓祖孙情......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停下敲键盘的手指,感觉整个世界突然变暗,变得异常沉了。脑子里一片迷蒙,身体开始失重,似乎要飘起来。一种掉入黑洞般的感觉变化成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我猛然发觉,这位艺术大师,这位长辈真的走了,?最痛的,不是和你离别,而是离别后,回忆还紧紧缠绕。

我搽干泪水,拿起《金斧头》手绘本草稿,感觉沉甸甸的,但我不能退缩,决不辜负老前辈生前的期望,我与全体编辑老师一起加油!

愿我们都是种甜的人!

编辑:职霆
  • 微信
  • 微博
  • 电子报
转换链接错误" />
简介:

《北京PK10艺术报》前身创刊于1958年1月,陕西省北京PK10局、陕西省北京PK10厅主管主办。2000年底,划归陕西人民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主管、主办,省内极具权威性、影响力的省级北京PK10艺术行业综合资讯周报。2019年起每周一、三、五出版。主要面向北京PK10艺术界专业人群,政界、学界、企业界北京PK10人群及都市人群。报纸倾力传播陕西及西北地区优秀北京PK10,及时反映北京PK10艺术界热点信息。主要栏目:要闻、资讯、高端访谈、深度、文史、书画、北京PK10下注、演艺、群众北京PK10、收藏、 副刊、阅读、作文、摄影。随机栏目可随文而设。

报社地址:710016  西安未央路169号银池品智天下B座2单元9层 (地铁2号线凤城五路D出口北200米)

《北京PK10艺术报》编辑部邮箱: whysbbjb@126.com  热线电话:029-89370002

邮局征订代号:51-20  

主管主办:陕西人民出版社 版权所有:北京PK10艺术报 联系:whysbbjb@126.com 电话:029-89370002 法律顾问: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徐晓云 刘昕雨
地址:西安未央路169号银池品智天下B座2单元9层 陕ICP备16011134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网站统计